燧江在线自闭

圈名燧江原名尧柠子,别取关我!
今天的燧江更新了吗?没有guna。


???别吧,现在都流行欺负画手?

薄巧鸽:

转挂

半界人:

神特么超话主持人,居然欺负到画师头上,挂了吧。
这个人在网易大神还当过圣诞老人🎅
这个人暗箱操作很厉害啊⊙▽⊙
删评论拉黑大大们你很棒棒哦⊙▽⊙
本来语大一开始还给你打了码,你居然还惹了黄老板五千年间大大,画手辛辛苦苦画的是给你随意diss的吗???
https://m.weibo.cn/2075767661/4325891871643311
https://m.weibo.cn/2075767661/4328638922363005

【杰叽】keter——逃走啦☆(↑)

我流产物,写的很垃圾,十分ooc

 病娇杰注意         

基金会设定注意

      ————————「数据删除」————————

        “那么现在我们开始访谈。”虽然这令人头疼。

   “D-40532,请重新确认沟通设备是否存在问题。”

   “没有问题,Dr.SiJi。”

     司机第三次头疼的窝回座椅上,目光撇向桌子上放置的那份本应被删除的档案。他仍清楚的两个月之前的处决,黑色无光的处刑室,披肩上符号闪烁的红光,最后的一声轻笑,以及

     被自己打成筛子的已确认200%死亡的项目,SCP-690-J“雾都开膛手”。

     因此当C█ █ █博士告诉他,他两个月之前处决的项目又在同样的英格兰小镇上同样的小巷中找到并收容然后通知他去进行第一次访谈时,司机先生的内心是崩溃的。

     毕竟谁他喵的希望一个项目大晚上突破收容之后第一个找过来把自己强  上了,被处决之后又复活并且被收容回来啊?!

   “SCP—6…”

   “哦,我希望您能称呼我的名字,先生,我希望您能称呼我Jack。并且您应该知道作为一个绅士应该先介绍自己的名字,不是吗?”

   “Dr.SiJi。但很抱歉,现在你没有这个资格被称呼名字,这是规定。”

   “(轻笑)好吧先生,哦不,Dr.SiJi。我想我知道您想问我一些什么,但您知道答案的,不是吗。我所曾做并所将做的事情和两个月前的‘他们’一样的,我就是他们的一——”

         妈耶贼??!

   “够了,D-40532!带着通讯器出来!我们没什么可谈的了!”

    惊慌是肯定的。司机扯掉耳机和话筒逃出了办公室。目前来说没有一个项目出现这种…被确认处决成功后复活的情况。几乎瘫在公用休息室的沙发上,司机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管,除了被这件事搅的头痛其他的感觉都被淡化了。

    但再如何这次的访谈也要进行上报……时间也不早了,必须在规定时间之内把访谈和笔记交上去……不过这种特殊情况不交也没问题的吧?根本就没有问什么啊之后的访谈和B█ █ █ █博士换一下吧反正他每天都在想着怎么作死也死不了…

   “先生想要抛弃我?”标准的英伦腔从四周响起。

   “您以为逃的掉吗?‘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过您啊,先生。”

   “‘我们’只是用了人类展现对别人的爱恋的方法对您,结果您就这样回复吗?您之前说过您会在不违反这里规定的情况下满足‘我们’的要不要求的,不是吗?”

   “难道您是有别的心上人了吗?”

   是那个声音,该死的熟悉。找不到声音的发源地,但身边刺眼的白开始溶解,黑红的雾气环绕,遮蔽了整个休息室,包括司机的双眼。  是那个声音,该死的熟悉。找不到声音的发源地,但身边刺眼的白开始溶解,黑红的雾气环绕,遮蔽了整个休息室,包括司机的双眼。

   “‘我们’一直都在。先生……不许拒绝‘我们’,‘我们’一直爱着你……只有你能使‘我们’平静下来……”   “所以不要拒绝‘我们’……不要离开……”身上的白色长褂被不知名流体剥落,现在是金纹啊……司机想摆脱控制反而被更快的剥去衣物。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这个疯子想在公共休息室上了我!已经能感觉到冰凉的流体蔓延到皮肤上,司机开始比刚刚更大幅度的挣扎。

   “不许拒绝‘我们’!”得到的是四面八方传来的命令、更快的速度和突然勒住脖子的动作。

   “不可以拒绝!明明只有你对‘我们’温柔…明明只有你…为什么拒绝‘我们’!明明‘我们’都那么爱着你!”

   哦······不得不说的是,在被处决前,司机的确对这个自己管理了五个多月的项目抱有好感,所以当初脑子一热,对杰克说出了只要不触及规定会满足所有要求的话。

   如果这样能让杰克冷静下来……耳边仍然充斥着“不许拒绝”的司机停止了挣扎。

   “Jack……放开我的脖子……我想我们可以……回办公室里……”

   但说的似乎有些晚了。虽然松开了司机的脖子,但现在的杰克根本听不进话,金色的流体顺着被解下的最后一粒扣子开始向上游走。

 —— tbc

 卡住!不给飙cece!(于是这里的大哥停止了思考XD

你们好
我是
来返tao图da的
真的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大哥!
以及拿到这个抱枕的时候它扁扁的,我同学一直说这个抱枕里面棉花不够…结果回家打开以后,大哥又蓬松了,哎嘿

美工夺命题


还有六十!(小声逼逼)

碧水蓝天:

30热度 杰叽挂画
50热度 叽叽异形爬爬抱枕
100热度 杰叽等身抱枕
300热度 以上全套,外加杰叽3D渲染肉图一张,CG电影级高清,打码神马的不存在的。
来啊不怂,三天后看结果ヽ(#`Д´)ノ

一只秃头组吹疯叽的碎碎念(下)

 没想到吧?我发的贼快!(←你骄傲什么啊你!)
        恢复之后的电脑运转还算正常,只不过网络依然卡的雅痞win10自带浏览器日常罢工,迫不得已向松鼠爸爸低头。实际上生活还算过得去。
  直到有一天,我们亲爱的大哥,如同陆夫人一般的(不经意)奶炸了我的电脑。
  八月的一个月黑风高不杀人夜,大哥日常直播,柠子日常录屏。
  大哥突然一句“晚安,早点休息。”
  柠子的电脑应声而炸。
  柠子看着送蓝瓶钙的电脑
  柠子生气了
  柠子想要冲到叽叽家里给他讲白学了
  柠子想J了这个人
  “你个J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并没有谁知道这件事(在我发这个之前)
  众不所周知,柠子还是个不入流的后期。
  有一天晚上我们沙雕的小柠子接了双监管的后期炒勺。
  剪完以后的柠子看着飙升到三天的导出时间陷入了沉思。
  然后又对着压制到百分之九十九时炸了的格式工厂陷入沉思。
  沉思:我好累,每次都有个五百斤的柠檬往我这里陷。
  忙活完了以后
  亲爱的邑玖玖:“柠子你这个出问题了!不是全屏哎!”
  然后才发现大哥教的那个导出格式是PR家族里CS版本的。
  柠子望着电脑里的PRCC2018陷入了深度冥想。
  Hei,surprise mother fucker!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别笑。
  经历了这一切的柠子决定抗住大哥散发的负面debuff,她开始给各位插旗子,也给自己插了一头的旗子。当时的录屏组呈现出一阵祥和的紫(毒奶)色。
  然后包括柠子在内的所有人不同程度的炸机了。
  各凭本事制片厂的各位都凭本事做东西,只有柠子在凭本事炸机,凭本事炸自己的机,凭本事炸别人的机。哦,还有一个路人凭本事路过,顺便说句话把制片厂搞得天翻地覆。
  生气了吗?
  没有哦,谁让我爱你呢。
  毕竟爱他就要把头发薅下来给他织围巾!(危险发言)

一只秃头组吹疯叽的碎碎念(上)

 为什么分上下?因为字数限制发不完啊
发出柠子的声音:我要吃叽! 
        大家好,我系渣渣辉(???)啊不不不,我是柠子,一只身负给大哥录屏的重任的吹疯叽(?????实际上录屏组缺你没事的哦)(←guna)
  实际上粉上大哥是因为自己崩崩崩太非打不动小八了然后去找平民过关视频,然后…哇这里有一个和我女武神武器圣痕差不多的len哎!收藏了收藏了!(然后就再也没动过)
  然后有一天,一只可爱的柠子开始玩第五八格啊呸,第五人格,突然发现之前那个崩崩崩阿婆主竟然也玩第五,好的好的关注了关注了,他还直播第五,好的好的关注了关注了,很温油很有礼貌会谢谢礼物,好的好的关注了关注了,他不仅玩的好而且声音好好听!我戳爆关注按钮!
  然后就进了狗(贼)窝。
  进了五群的第二天晚上,大哥唱歌了,哎我可以录屏哎!之后第三天就被某紫姓len贩叽骗(自愿)进了录屏组。
  然后就是孽缘的开端。
  进录屏组的当天晚上,第一次正式录屏心情十分激动!可能电脑和网络也太激动,他们开始蹦迪。
  无限白屏制,参上!
  那天晚上的柠子哭的像个小傻叽。
  大哥的非酋之力和八格体质传染的十分的快以至于进了录屏组的第二天,一只柠子发现包括自己录的实况和录屏一起被迈克菲先森吃掉了。
  亲爱的迈克菲先森,感谢您长达一个月的照顾,现在请您吐干净之后圆润的滚出我的电脑。
  迈克菲:“好的好的,但我非但不吐还要吃你几个重要启动文件。
  那天晚上的柠子盯着新鲜的蓝瓶钙陷入沉思。
  大爷你快回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错了!

庆祝叽叽十万粉!!!(一堆废话,占tag致歉)

今天中午我们可爱的叽叽十万粉啦(可惜没能截图见证嘤嘤嘤)
今天也要吹爆叽叽!他超好还宠粉!(就是不太爱惜自己身体啊…要保护好自己啊……)
然而我反应太慢了没有来得及做视频……emmm
等到叽叽十五万粉的时候我一定给叽叽做一个i wanna出来!只此一份的那种!(这样看叽叽也算是让我重新捡起之前放下的基础了…感谢叽叽!)

夏天到了,四合院里的各位在干什么呢?

首先声明,沙雕段子一个
(暗香:离夜梓(男)离夜柠(女)  云梦:阡凌若  华山 :岚熙   少林:阡凌彧(成男)  武当:岚桓铄 戚黎祠)(涉及cp:少暗,云暗,华武(声明一下武当不是戚黎祠!))
        立夏集刚结束,岚家两位就首先卷铺盖走人了。废话,这俩华山脚下生华山脚下长的人,能受得了夏天就怪了,虽然有一个没拜入华山门下。
        不过说起回家的事,岚道长总是有一把伤心泪…曾经意气用事,留一纸书信只身拜入武当。熬过了多少个生无可恋的夏季,终于能去游走江湖,岚道长穿着校服就跑回了华山。他倒是不愿意再待一天,然而到了山脚就被一个华山小师弟看到了,后来被几十号华山弟子乌泱泱拦了去路,说什么也不让他回去。
         “我真的不是来讨债的让我回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哥大姐们让个地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回家!!!!!”那天华山因为这句话遇到了百年不见的雪崩,最后在金陵办事的岚熙收到飞鹰传书才赶紧回去把自家哥哥领回家了(顺便带上华山见了师兄弟们)。
         暗香气候湿冷,虽然夏天会闷但至少不会太热。再加本是气候湿冷地方生人,岚家兄弟俩走了以后,离夜柠也溜回了暗香。临走之前她被阡凌若叫了去,两人站在被太阳眷顾的墙角底下聊了半个时辰,断断续续的能听到阡凌若和离夜柠商谈带香料和脂粉的事宜。离开几日后,离夜梓突然收到传书,医阁的师姐和他说离夜柠已经在暗香的小溪里泡了三日还不愿出去,语气担忧。
         所以现在剩下一屋子医学生大眼瞪小眼。
         身居武当山的戚黎祠突然收到了友人的来信,回了江南,推门只见院中有一张大桌,满桌草药,旁架一锅,三人正忙的热火朝天。
         “你们在干什么…”
         “在研究凉茶哦,因为人走了一半没人来尝所以就让小夜梓叫你过来了!”锅旁边的阡凌彧抬头,只见这道长满脸都是疑惑。
         “为什么这位道长……”
         “嘘——”
          离夜梓一把捂住阡凌彧的嘴,示意阡凌彧蹲下身。两个人蹲在桌子底下,离夜梓瞅了一眼戚黎祠,发现他一直只盯着锅并没有注意他们,就放心的凑到阡凌彧耳旁轻声:“不能怪他,军队一般没有的,而且他是个兵器,对温度不敏感的。”
         这时的阡凌若只想给这看似在亲密的俩人来一簸箕。嘤嘤嘤我想要我的早柠……………………和她给的香料脂粉。

人设更新通告(占tag致歉)

       暗香兄妹更换姓氏,姓氏由靈变更为离
       暗香兄妹并非亲兄妹,姐姐原名安宁,弟弟原姓杨
       夜梓天生有阴阳眼(这是造成他家门不幸最后拜入暗香的原因)
       新入驻武当道长:戚黎祠——此身为刀,愿追随将军,至死无憾。他曾如此立誓,却不知命运多舛,折于沙场。虽得人形,但右臂终是残废,经脉不通。原以为此生孤独再无刀剑作伴,而路遇一少侠,顺其意拜入武当门下。此番入了江湖,江南投宿时竟遇了恩人。
——————————
首先欢迎新人加入!(啪啪啪啪啪)
如上所述,这个道长原是戚家军所使用的戚家刀,但是在打仗的时候断了(使用者也死了),其主得了个马革裹尸还,他被忘却在战场之上。而化形之后小(???)道长并未记恨,反而以戚为姓。他化形醒来时已是晚春,原本战争的痕迹竟是被掩盖了个七七八八。“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没识过多少书的道长脑子里蹦出这么一句诗,虽然他并不清楚这句诗正确的含义。
右手被废,剑士再无拿剑资格,路遇一少侠,正是离夜梓(夜梓小朋友是天生阴阳眼,所以看的出来他并非人类)。江南夜投宿,正遇见任务完成后暂时下榻于此的离夜梓。虽是医阁弟子,但夜梓也是暗香人,有的任务不得不做,一人一刀相遇,自是尴尬。好在戚道长并不在意夜梓为暗香中人,仍是待他如初见一般。有的时候男人间的友谊真的不是能说清楚的,一个晚上,两个人,三坛酒,四目相对,换五更长谈,戚黎祠知道了小暗香有那特殊的阴阳眼,离夜梓知晓了戚道长的身世,一个晚上,他俩竟是成了刎颈之交。
但是他俩真的只是挚友,对于夜梓小朋友来说,他永远爱着江南屋中那个等他平安回家的和尚。